热门频道

毛利净利畸高 天铁橡胶减振垫产品靠什么?    



/张刚


202142日,台铁“太鲁阁号408次列车2日上午行经花莲大清水隧道时,遭工程车滑落撞上发生出轨事故,截至2日晚间9时,已造成50人死亡,这是台湾50年来发生的最大的一次交通事故。而10年前的2011723日晚上2030分,甬温线永嘉站至温州南站间,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事故已造成39人死亡,210人受伤。这是国内发生过的最严重的一次高铁事故。


事实上,最近十余年来,危害公共交通行驶安全的事件不时发生;其中有人为造成的恶性事件,也有因交通设施部件质量引发的重大安全事故。近日,作为生产铁路轨道关键部件减震垫产品的浙江天铁公司,因产品检验缺乏行业标准就应用于市场,可能出现的产品质量安全问题,引发行业内外同行专家的广泛热议。


最近几年,这家公司却因其生产的橡胶垫产品技术标准、技术含量、技术指标、使用年限,产品维修,产品更换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安全问题,董事长行贿,主要负责人被监管约谈,高管限制出境事件等问题备受媒体质疑,引发社会对其产品应用在高铁上的安全担忧与不安。

 


缺失行业标准引发安全隐患



浙江天铁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天铁公司”)成立于2003年,其前身是浙江天台铁路橡胶垫片厂,主要从事橡胶产品和一些与铁路相关设施等产品的生产与制造。自2009年底开始,该企业开始经营橡胶轨道减振垫,并逐步将其推广至城市轨道交通领域。


浙江天铁公司的轨道结构减振产品、嵌丝橡胶道口板产品,主要应用于轨道交通领域,涵盖城市轨道交通、高速铁路、重载铁路。近十年该公司发展迅猛,刷新了行业规律和市场法则,在高铁新基建的“黄金十年”上演着盛不衰的绩优神话。


据天铁公司2021年董事会公告称,公司的橡胶减振垫产品目前已经广泛应用于北京、上海、重庆、深圳、南京等30多个城市的100余条城市轨道交通线路,是国内应用案例较为丰富的轨道结构减振产品生产企业之一。此外,天铁公司产品还应用于广深港高速铁路、兰新第二 双线、汉孝城际铁路、长株潭城际铁路、渝黔客专等铁路项目。


但是就是这样一家发展神速的企业,创造者高毛利的企业,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天铁公司生产的隔离式橡胶减振垫产品,早期进入市场缺乏国家行业标准,存在安全隐患,具有不能更换,维修难度大,成本高,维护的同时还影响轨道交通正常运行的麻烦与隐痛,极需更新换代。


早在2018年上半年浙江天铁公司的橡胶减振垫产品,在没有国家统一标准的情况下,就广泛使用于各类高铁服务当中,致使产品寿命,产品更换,产品维修等问题频遭媒体质疑,人们纷纷对无准入标准的产品,就在高铁上应用,所带来的公共安全隐患保持高度关注与担忧。


对产品使用寿命的问题,天铁公司称:“不存在一个统一的设计使用寿命要求。公司参与的线路中一般要求50年以上或60 年以上的居多。”“全球目前没有那个项目因质量问题需去更换”。并表示,减振设备与轨道与道床同寿命。产品寿命完全可以超过50年。天铁公司董事长许吉锭先生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


但是用过橡胶减震垫的武汉市政府有关部门表示:“天铁生产的隔离式橡胶减震垫目前没有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执行的是天台县质监局登记备案的企业标准。且产品有天铁股份出具的检验报告和合格证,并且经第三方机构检验符合所有标准后才投入使用。”



涉嫌非正常利益输送、行贿,关联交易?



从企查查上可以看到浙江天铁公司的自身风险和关联风险分别多达50条和97条,敏感舆情也多达49条。事实上,最近10年自从浙江天铁公司的产品涉足轨道交通领域之后,就备受非正常利益交易、行贿,关联交易、主要负责人被约谈,限制出境等问题困扰,这让公众及行业内外,政府监管部门对天铁公司的产品产生了极大警惕性。


据悉,浙江天铁公司法定代表人“许吉锭”在城市轨道圈里人送外号“许金条”,他为了达到将该公司生产制造的橡胶减振垫产品扩张到各个城市轨道交通领域的目以邀请入股、送财物等方式行贿业内相关单位、相关主管部门的官员、专家、设计师及其他们的亲属。


天铁公司的橡胶减振垫产品之所以在市场上热卖,并不是该公司的营销品牌做的好。而是天铁股份董事长许吉锭在公司上市前,通过向事业单位、国企等业内专家、管理层以售卖原始股,上市后获利后进行利益输送,从而换取专家和企业对产品的认可以及销售的方式所获。


此外,浙江天铁公司还被举报通过“隐形股东的方式”行贿有关专家和官员。工商资料显示,天铁公司为家族企业。2011727日前,公司注册资本4000万元,股东为许吉锭出资1200万元,占股30%;许孔斌出资1200万元,占股30%;王美雨出资1600万元,占股40%。(许吉锭与许孔斌为父子关系,许吉锭与王美雨为夫妻关系。)


2011727日当天,天铁股份注册资本金从4000万元增加到4556万元,股东由3名增加到28人,其中许吉锭一家三口人的出资额并未变动。这新增加的25名股东其背景和省份是什么?


据悉,原北京城建设计院轨道所负责人,被许邀请入股,于2011620日前后将44万元购股款(每股2.2元购买了20万股)汇入隐名股东银行账户,并将股权登记在“许孔斌”名下。后这位负责人认为此事不妥与许联系退股一事,经协商许于20124月前后将所有购股款按原汇款账户退还给负责人。但除了44万本金,多汇了50万当做感谢金,共计94万。


以上述多种方式,从2009年到2017年,浙江天铁公司科技含量并不高的产品,但利润却高达500%的橡胶垫产品已被进入到了十几个城市的城市轨道建设项目中,许吉锭也从其中获取了近30亿元的订单,包括铁道部的部分项目在内。



高毛利背后的商业逻辑



201112月,浙江天铁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造,并于2012年以后确立轨道结构减震产品的核心地位。根据天铁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天铁股份公司的销售收入主要来源于隔离式橡胶减震垫等产品销售。2017-2019年,天铁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61.77%55.83%51.04%。远超同行业的毛利率,引发多新进入者搅局者,创造了中国橡胶企业中罕见的“天铁速度”。


浙江天铁公司对比同等销售规模的三家上市公司辉煌科技、鼎汉技术、世纪瑞尔,近三年毛利率大在40%-51%之间。“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重”这两项指标看,天铁股份近三年的相关指标均远远高于其他三家公司,尤其是“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重”一项,是其他几家公司的两倍还多。天铁的毛利率如此之高,已经超出行业水准,就让人生疑。


天铁公司高达70%的毛利率源于何种核心竞争力?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重过高是否符合行业特征?还有实控人将专利无偿许可或转让给公司等关联交易是否涉嫌业绩真实性?时下媒体对天铁公司的质疑还有利润造假,产品单一,畸高净利润三年间增长50%无解。


2019年天铁公司中报显示,公司的销售毛利率为54%,远远高于同业水平(中位数)的22%。结合前期数据来看,天铁股份的毛利率年比同业高出30个百分点以上。


2017年浙江天铁公司IPO首发的时候股价在8个交易日疯涨一倍以上而引起公众的高度关注,对这家公司毛利率从未低于50%的畸高现象,公众产生疑心;其次是,天铁公司的客户集中度较高,对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依存度很大,仅这两家客户的销售额就占了营业收入的65%以上,存在很大的市场风险与交易黑箱的存在。


从这些年天铁股份的利润主要来源轨道工程橡胶制品来看,在2018年以前,轨道工程橡胶制品为公司贡献了99%以上的毛利,其收入规模和毛利率极大地影响公司的利润状况。虽然2018年天铁公司进行大举并购后,公司产品结构相对多样化,轨道工程橡胶制品的比重有所下降,但是2018年、2019年上半年对毛利的贡献仍然高达93%73%


从客户集中度来看,公司主要客户为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下属单位,从销售额占比来看,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额占比就占了一半以上,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比基本在90%以上。天铁公司在销售上过于依赖大客户,使得天铁公司风险点主要集中应收账款的大幅攀升和坏账的提升上。


单一化的赢利产品,毛利率虚高,客户单一,2016前后三年,主营业务收入停滞不前,始终在3亿元左右徘徊,但其净利润却在三年间增长约50%。这显然是不符合商业逻辑的。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