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宁泽涛因广告费险些无缘奥运?内幕远不止于此……    

宁泽涛因广告费险些无缘奥运?内幕远不止于此……

    7月18日晚上6点钟,作为即将出征巴西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的一员,宁泽涛出现在了央视5套《体育新闻》节目的画面之中,还接受了单独采访,俨然成为运动员代表。

    在此之前,这位喀山世锦赛100米自由泳冠军无缘里约的讨论,已经绵延半个多月。

    6月30日传早上8点54分,一个一天前刚刚注册的微博账号“卡帕多西亚的鹰”发出了一条爆炸性消息:“曝宁泽涛恐被取消奥运资格,因私接广告顶撞领导”。

    7月2日,宁泽涛发表了一条长微博“包子有话说”,称“一直相信清者自清,谣言终将止于智者。但不回应不代表谎言就能代替真相,它终有被戳破的那一天”。

    7月3日,中国游泳队第一批赴美集训名单公布,宁泽涛的名字果然不在其中。

    到了7月10日,峰回路转。一条小道消息在体育界迅速扩散:在总局干预之下,宁泽涛被重新放入了奥运大名单之中。

    7月18日,尘埃落定。来到人民大会堂参加中国体育代表团成立动员大会的宁泽涛,面对央视镜头侃侃而谈,他眼神闪亮,面上全无阴霾:“奥林匹克是一种竞技精神,也是一种积极向上乐观的生活态度。它不仅可以磨炼人们的意志,也可以锻炼体魄,使大家通过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1.png

 

只看到了冠军的光芒,却错过了男孩的失落

 

    2014年仁川亚运会,宁泽涛独揽四金,一鸣惊人。2015年8月夺得喀山世锦赛100米自由泳金牌后他更是,一飞冲天,这个兼具实力与颜值的小伙子已成为中国最受追捧的体育明星之一。

然而,那段暗淡无光的记忆却鲜有人问起。

2015年,宁泽涛接受央视采访,张斌问:“你成长道路上最不堪回首的一件事是什么?”宁泽涛回答,“是2011年因兴奋剂检测阳性被禁赛,最难受的,是其实没有人……”他停顿了一下,“同情你。”

    2011年,由于历史上爆出过多起兴奋剂丑闻,中国游泳队对兴奋剂极其敏感,当时流传着一种说法:谁出兴奋剂,谁就是中国游泳的历史罪人。2011年1月,当时的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李桦还向大家强调,反兴奋剂工作是中国游泳最为重要的工作,决不能让任何瑕疵玷污我们来之不易的良好局面。

    李桦话说出来不到两个月,宁泽涛就出事了。

“都是用质疑的眼光看待你,只有家人陪伴,”除了父母,在那段日子里,陪着宁泽涛艰难爬出黑暗隧道的,只有几个一起训练的队友。

“我看清了更多的事物,也理解了当下的社会。”他笑着,缓缓吐出一段冰凉的话,“那时候更加孤独无助,就像掉进了深井一样,真正在乎你和帮助你的人很少很少,他们就像四五块砖头一样,我想爬出20米的深井,只有靠这四五个人堆起来才能爬出去。”

    终于,宁泽涛爬出了深井。但也许有些东西,永远遗落在了那里。

当运动员走到混采区时,体育记者们的第一个动作通常不是伸出话筒或者录音笔,而是拍拍运动员肩膀,或者拥抱一下。媒体错过了宁泽涛的卑微之时,当他们被宁泽涛的光芒吸引而来时,他已经是个明星了。他们得到的只是他毫无破绽的笑容,却错过了进入他内心的机会。

2.png

 

    尽管如此,所有接触过宁泽涛的记者都承认,他情商特别高,为人周到妥帖。

    网易的游泳专项记者欧璐婷,从2015年10月网易签下宁泽涛担任奥运形象大使后开始与他打交道。2016年4月初佛山冠军赛期间,有天早上,欧璐婷拦住刚游完预赛的宁泽涛,说,“包子,到时候混采区不是我盯,但是我们有一个男记者,他拿着麦标,你过去的时候,离他近点,我怕他收不进去音。”宁泽涛“嗯”了一声。

    后来男记者问欧璐婷:“宁泽涛的眼睛是不是不好使?”

    欧璐婷说:“他散光。”

    男记者说:“我说呢,到了混采区以后,他看了一圈(麦标),发现没有(网易),挨个儿扒拉。然后发现我们在远处,他说网易你过来,其他的几个记者说没有地方了。但他一把把麦标给揪过来了。”

    欧璐婷觉得,这个细节让宁泽涛显得特别善解人意。即使如此,欧璐婷也认同同行的看法,自己和宁泽涛仅仅是工作关系,没有上升到好友,宁泽涛并不会对她交心。

    对粉丝,宁泽涛则特别有耐心。在澳洲集训时,面对粉丝求签名、合影,宁泽涛不管多累,来者不拒。结束训练后非常疲惫,现场记者在一旁看着觉得他“生无可恋”,但小姑娘凑上来找他聊天时,他仍然会跟粉丝聊两句。

 

伊利代言只是导火索,历史渊源其实由来已久

 

据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描述,2015年10月,蒙牛和伊利为拿下国家游泳队的赞助合同展开竞争,最后伊利败下阵来。

而首先爆料的“卡帕多西亚的鹰”所描述的是另外一个版本,2015年11月,蒙牛签下了国家游泳队的集体赞助和宁泽涛的个人广告代言。但宁泽涛却在未请示游泳中心的情况下,个人擅自跟伊利牛奶签约,还跑去国外拍了广告宣传大片。

3.png

 

    爆料者称宁泽涛与伊利签约未向游泳中心请示,双方你来我往,火气越来越大,终于发生了传闻中的宁泽涛顶撞领导事件:两人在一个公开场合碰面,你一言我一语,说了一些阴阳怪气的话,不欢而散。

这件事将双方本就趋于激化的矛盾公开化了。宁泽涛遭到了严厉批评,被要求向领导道歉。

    在缺训将近一个月后,2015年11月23日,宁泽涛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游泳队和游泳中心递交了《退役报告》,他的退役报告却并没有得到批准。

    随着奥运会的临近,伊利和蒙牛都加大了营销力度。2016年3月5日,宁泽涛微博发了一条伊利广告,4月2日、4月17日、5月11日,他的微博上都出现了伊利。而蒙牛方面几次三番要求他出席活动,宁泽涛一概不予配合。蒙牛闹到游泳中心那里,中心却对宁泽涛无可奈何。

    场外多事,泳池里也不平静。4月上旬佛山举行全国游泳冠军赛暨里约奥运会选拔赛,宁泽涛在100米自由泳半决赛中游出了年度第二好成绩,随后因发烧弃权决赛。因为少了宁泽涛这个主力,中国男子4×200米接力以0.2秒差距排在世界第17位,无缘奥运,国家队对他放弃4×200米自由泳接力大为不满。

    游泳中心的内部人至今仍愤愤不平:以前那么好的一个乖宝宝,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澳洲时,有天叶瑾给队员买了三文鱼,还剩下一半,叶瑾问谁还吃,宁泽涛说:“还能剩啊?我以为不够吃,都没敢吃。”记者事后问做饭的阿姨,阿姨说宁泽涛平时最爱吃的就是海鲜。

    杨旺讲过一件类似的故事:“有一次,队伍内部会议。叶瑾、教练齐晖端坐中间,只有旁边还空余一个位置。其他队员或坐在床沿,或者倚靠沙发背面,没有谁敢于触碰那个位置。有人提议稍晚到的宁泽涛去坐,但宁泽涛径直走向房间的暖气片边。会议开了两个小时,他就这样靠了两小时。”

事实上,牛奶战争只是压断骆驼脊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双方的矛盾早就日积月累。

    关于之前流传的签名照事件,一个版本是:宁泽涛获得世锦赛金牌后,游泳中心有人拿了几千张照片(也有人说是300张)来要他签名,这让宁泽涛很有意见,但他还是签了。这些照片不知道用来干什么,也不知流落何处。就是这样的小事,加速磨损了宁泽涛和游泳中心的感情。

    另一个版本是:宁泽涛成名之后,教练叶瑾拿了若干张照片找他签名,宁泽涛签了一部分之后把笔一扔,说“不签了,我累了”,这让叶瑾从此寒了心。

    尚修堂没退休时,宁泽涛和游泳中心关系尚可。但对于新一任游泳中心掌门,他的态度就不那么顺从。

游泳中心举办的各种商业活动,宁泽涛能不去就不去,即使推不掉过去了,他也会刻意避开那些游泳中心赞助商的广告背板。

4.png

 

 

“成年人只关心利弊,不问对错”

 

    宁泽涛与游泳利益共同体交恶,最重要的还是那个永恒的因素——利益。

2001年国家体育总局《关于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工作规范化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五条(三)规定:运动员广告收益分配要兼顾国家、集体和个人的利益。“原则上应当按照运动员个人50%、教练员和其他有功人员15%、全国性单项体育协会的项目发展基金15%、运动员输送单位20%的比例进行分配。”

然而,一位匿名的赞助商透露,宁泽涛的商业代言收入分配份额是这样的:游泳中心分50%,教练分12%,中体经纪拿15%,落到宁泽涛手里的,只有23%。

不仅如此,宁泽涛还没有自己选择代言的权力。上述赞助商透露,曾经有一家乳制品公司出1200万找宁泽涛代言,宁泽涛和教练都同意了,上报了游泳中心,但却被游泳中心推掉了。

2006年国家体育总局发出的规定为“运动员商业活动中价值的核心是无形资产,包括运动员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等。对多数运动项目而言,运动员的无形资产的形成,是国家、集体大力投入、培养和保障的结果,同时也离不开运动员个人的努力。要保障国家队训练竞赛任务的顺利完成,同时依法保障运动员的权益”。

而游泳中心绕开了2006年文件,依然规定“国家游泳队在役运动员的无形资产属国家所有”。

据《国家游泳队在役运动员从事广告经营、社会活动的管理办法》:在役运动员参与商业广告活动及社会活动,必须征得游泳运动管理中心的同意,并由中心批准后按照有关规定进行,在役运动员不得单方面与商业推广单位及企业签订协议。

5.png

    这种利益纠纷并非个例。早在2002年,姚明被休斯顿火箭队以状元秀选中,登陆NBA,当时篮协要求姚明交出一半年薪与代言收入。后来在舆论的强烈反对下,上交份额减少为3%-5%,但这笔钱仍然高达上千万人民币,姚明在自传中直言,“他们不配得到这笔钱。”

    相似的情况也在网球领域发生过。2009年李娜等小花单飞时,和网球中心达成的协议是上交12%的广告收入和8%的比赛奖金,但孙晋芳曾经公开表示,从来没有见谁交过。

而在分配刘翔这样明星球员的商业利益上,田径中心严格按照《通知》规定办理,刘翔的商业收入50%给自己,其余15%给教练,15%给田协,20%给地方。

当规则滞后于时代,要想避免矛盾,就需要管理者灵活运用规则,平衡各方利益,乃至对明星运动员做出妥协和包容。

    遗憾的是,游泳中心似乎缺乏这样的灵活。2005年,跳水队将奥运冠军田亮开除出队,2011年,游泳中心因为“被代言”事件,险些与孙杨势同水火。这一次,宁泽涛在总局干预下,最后时刻才避免了里约梦断。

    宁泽涛则告诉知情者,他不能接受去不了巴西的结果,但也不是说要豁出所有的尊严,去换这一个名额。他父母的意见也很坚定:只要他健康、开心就可以,儿子做任何决定都支持。

 

    宁泽涛最终成行里约,但他和体制之间的矛盾并未消解。运动员的无形资产属于国家还是个人?商业收益怎样分配?答案未知,宁泽涛需为自由而泳。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