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曾经许诺美好的5G的生活,为何没有如期到来?    



1



2015年2月11日下午消息,IMT-2020(5G)推进组在北京召开5G概念白皮书发布会。我国第一份《5G概念白皮书》公诸于世。
 
在这份白皮书当中,描绘了一个美好的5G前景:
 
面向2020年及未来,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业务将成为移动通信发展的主要驱动力。5G将满足人们在居住、工作、休闲和交通等各种区域的多样化业务需求,即便在密集住宅区、办公室、体育场、露天集会、地铁、快速路、高铁和广域覆盖等具有超高流量密度、超高连接数密度、超高移动性特征的场景,也可以为用户提供超高清视频、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云桌面、在线游戏等极致业务体验。与此同时,5G还将渗透到物联网及各种行业领域,与工业设施、医疗仪器、交通工具等深度融合,有效满足工业、医疗、交通等垂直行业的多样化业务需求,实现真正的“万物互联”。
 


《5G概念白皮书》归纳出连续广域覆盖、热点高容量、低功耗大连接低时延高可靠四个5G主要技术场景。同时,结合5G关键能力与核心技术,提出了由“标志性能力指标+一组核心关键技术”共同定义的5G概念。
 
从IMT-2020(5G)推进组的名谓上你就可以看出,2020被定为我国5G的实现年,各部门制定的计划基本上都以2020年为限,要实现5G 的建设及商用。

我们对于5G的重视,还在于我们在国际通信业一直落后的局面,5G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就是我们可能通过5G来个弯道超车,成为5G的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左右全球通讯格局。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为我们实现梦想的是华为公司。

在5G标准制定中,以美国高通为首主推的LDPC技术与中国华为为首主推的Polar技术,成为两种主要的信道编码技术。
 
2016年3GPPRAN1 87次会议,在决定数据信道编码的长码方案上,LDPC较为成熟,专利成本低,赢得了多数投票,当然也包括联想及其旗下子公司摩托罗拉的票。
 
在决定控制信道编码的短码方案上,Polar码虽不成熟,却是目前人类已知的第一种能够被证明达到香农极限的信道编码方法,听着就很牛掰,会上赢得多数支持。联想之前澄清就说自己投了华为,就是投的这个。
 
还剩最后一个,数据信道的短码方案。最终还是美国的LDPC拿下。形成现在5G编码方案的格局:
 
华为在5G上的有一定地位,使得我们更赋予其超越科技的使命感,已经成为民族振兴的旗帜了。
 
而后美国对华为的打压,更让我们相信,这是针对我国在5G的领先地位来的,5G——似乎是得之者得天下的利器了。
 
这很容易让人忽视:5G其实还处于艰苦的实验当中,技术远未臻成熟。
 
向前一步是壮士,向前两步还可能成为烈士。
 
 


2



2020年9月15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韩夏在举行的5G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表示,我国5G商用牌照发放一年多来,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稳步推进。截至目前,基础电信企业已经建成5G基站超过50万个,5G终端连接数突破1个亿。同时,培育5G以工业互联网、车联网、医疗、教育等重点领域的融合应用正在加速推进。

 
计划2020年底5G基站将超过60万个,覆盖全国地级以上城市。
 
但这个“覆盖”远远没有达到5G“连续广域覆盖”的技术要求。由于5G与4G并不兼容,基站建设无法使用现有4G基站升级,只能是另行建设。据天津大学智能与计算学部教授王晓飞估算,在城市中心区域大概每200米到300米就需建1个5G基站,郊区大概每500米到1公里左右需建1个5G基站,农村则需要每1.5公里到2.5公里建一个5G基站。因5G信号的穿透力大幅减弱,未来在人群分布密集的写字楼、居住区、商业区等区域,还需要建设更密集的5G室内基站。
 


5G基站之所以建得更密集,是因为5G采用超高频信号,比现有的4G信号频率约要高出2到3倍,因此信号覆盖范围会受限,其基站的覆盖半径约为100米到300米。”相对比,4G基站的覆盖半径约为1-3公里,先别谈连续广域覆盖”即使按现在4G覆盖的标准,2019年全国4G基站总数为544万个,那如果想达到商用,全国需要建设1000万个以上的5G基站,即使这个建设数量恐怕还难实现连续广域覆盖”
 
建设1000万个以上的5G基站,这对于4G尚未收回的三大运营商而言,5G投资将是一笔不堪承受的天文数字。
 
曾经有电信运营商对5G的投资表达了悲观的态度。预计5G无线接入的投入占据5G总投入的50%至70%。
 
大家对于建基站可能没有什么感受,我曾有幸参与过4G基站建设的工作。在4G建设中对于市内一些楼宇及居民区的基站安装并非无偿,施工单位中标之后,为能顺利地进入施工区域内安装,要从自己工程款里拿出不菲的”通信设施占用资源费”来付给楼宇的所有者或居民小区的物业方,方能让其进场安装,即使如此,经常还会受到居民的抵制而安装不下去。
 
我们现在看到楼顶林立的天线就是4G的微基站。现在旁边还要再多安5G的微基站,不但如此,还有在室内更密集地布置被称为“室分”的设备。这些工作都无形中加大了5G的接入成本。
 


不但是5G的接入成本居高不下,接下来的运营成本,更让电信运营商头疼。
 
2020年8 月初,洛阳联通宣布闲时关闭部分 5G 基站,以降低电费成本。
 
消息一出,便激起了不少用户的不满。自 5G 商用以来,信号覆盖区域小、质量差,网速未达预期、高额套餐费等很多问题都还没解决,而今这则关基站省电的新闻,更让中国联通公众形象受损,不仅被认为是“取巧”,还戴上了浪费巨资建站和5G 发展策略失误的帽子。
 
对此,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回应称,此举在某个时间段作出的自动调整。在使用人数低于阈值时,5G 基站会关停减少能耗,有用户使用时再自动打开,对消费者没有影响。
 
无论怎么洗白,都说明了5G基站高能耗是个不争的事实。
 
根据中国铁塔的数据,典型的单套天线的 5G 基站平均功率为 3800W,能耗是 4G 基站的 3 倍以上。
 
华西证券研究所在 2020 年 3 月发布的报告中估计,5G 覆盖要初步达到目前 4G 网的通信效果,最低也得需要 660 万个 基站,以每个 5G 基站 3000W 的功率计算,5G 全覆盖后三大运营商的电费开支将达到 1122 亿元,是 4G 时代的 3.2 倍。
 
三大运营商最近也发布了 2020 年上半年财报,其中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上半年「能源使用费」分别为 237 亿元和 74 亿元,分别较去年增加 28 亿元和 6 亿元;中国联通上半年的网络运行及支撑成本也有 14 亿元的增长,财报称,这主要受通信电路使用费增长影响。
 




3



巨大的能耗是5G现在回避不了的痛点,而现在5G的商用也并没有成熟落地,我们曾经畅想的5G车联网、5G智慧城市,也都在一个设想实验过程当中。就是我们现在手里的5G手机,也只能在局部划定区域内体验5G的感受,这更像个实验品,而不是一个成熟的应用。
 
5G商用不落地,致使对于5G能否有很好的投资回报?存在着疑问。
 


其实不只是中国,整个世界也都是如此,全球各个国家商用的步伐不一致、成本高居不下、应用的碎片化都让5G的前景变得不那么乐观。StrategyAnalytics高级分析师Ville-PetteriUkonaho说,“5G在短期内对大多数厂商来说风险大于回报。他认为,对于5G上升速度、设备价格、性能曲线斜率保持谨慎态度是至关重要的。
 
就现在而言,5G很可能演化为局部的、区域的通信增强应用。连续广域覆盖”更像是一个深坑,要慎行。但如果5G不能做到“连续广域覆盖”,那车联网、完全智慧城市等这些设想恐怕就无法落地。
 
而且现在5G没平,又有6G之说,还有马斯克的星链计划,如若实现基本就是5G的终结。虽然有专家发表文章说马斯克的星链计划取代不了5G,只会与5G相互补充。但仅就”连续广域覆盖”这项5G的技术标准而言:你说是用卫星实现的可能性大?还是用我们树杈般的天线、高耗能的基站实现的可能性大?
 
我不是在唱衰5G,我只是希望用理性、求证的科学精神来对待科技,对于一个尚未成熟的事物,不要过分鼓吹,似乎我们已靠它屹立于世界之巅。大路不一定就通向罗马,也可能通向悬崖,需谨言慎行。

编辑声明: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联系方式:020-38814986
最新评论